您的位置:新文秘网>>干部/组织讲话/党会报告/学习体会/学习材料/安全/安全讲话/>>正文

干部学习讲稿:非传统安全的理论与概述

发表时间:2016-3-12 10:02:19

干部学习讲稿:非传统安全的理论与概述
薛晓芃
大连外国语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各位观众好,今天将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共同来学习非传统安全的理论概述,首先一个问题是什么是“非传统安全”和“传统安全”?非传统安全与传统安全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非传统安全的理论又有着哪些流派?今天将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和大家共同来探讨关于非传统安全的理论概述问题。
一、什么是传统安全
首先,什么是“传统安全”?冷战后的起初十年,不同国际关系的安全,国际安全研究大体上只是聚焦于武力的使用。
在国际安全研究的传统视角当中,武力的使用在过去和现在都主要是军事武力在国家之间的使用,且是国家面临的威胁主要是军事威胁。在二战结束之后,整个人类的国际关系史又经历了冷战,二战之后的冷战从1945年一直持续到1991年,在冷战结束之后,原则上不存在两个强大军事集团的对质,但对于传统安全的研究仍然会成为冷战之后国际安全研究的一个惯性。
所以即便传统安全的研究主要指军事武力安全研究,具有一个较狭小的框架,但它仍然有着非常宽泛的使用范围,如武力的使用涉及战争以及各种军事力量的部署,涉及军事武力的各种基础,如国家的经济与社会结构,社会的政治结构,涉及多种国际冲突的原因,如国家和其他行为体的形成,维持以及动用武力实现目标等,其结果不仅导致了经济问题,且产生了包括环境和认同等问题。
传统类型的国际安全研究有着非常强烈的国家中心的倾向,并且以国家间的权力斗争为基本的假定,以重视专门军事技术的现实主义方法为核心路径,这一类研究所包含的敌对力量之间的互动、驱动因素有军备竞赛、军备控制、技术发展等影响因素,因而存在着复杂的现实被过于简化的危险。新现实主义在考虑国际体系当中的因素时,强调国际体系当中极的作用如何影响体系当中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影响体系当中战争的发生。
传统安全的研究边界是国家主权,这一认定来自于人们对于安全的传统理解,通常在国际安全研究当中,传统理解的视角是,安全是客观上不存在威胁、主观上不存在恐惧,于是,安全边界由此得到了一个二维度的划定,在客观性的维度上,安全就如同安•贝朗尼所认为的,是摆脱战争的相对自由。在主观性的维度上,安全就如同沃尔佛斯所说的,是获得价值时不存在威胁。与此相适应,为了确保客观上免除战争的威胁,领土安全、主权安全以及与领土、主权相关的政治安全,就成为了最为重要的安全领域。为了确保主观上免除恐惧的威胁,确保国家主权自身安
……(新文秘网http://www.wm114.cn省略1638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可用全球治理的角度来加以解决,而且目前IS的恐怖主义的发展形势已越来越超出了一种非传统安全的范畴,它已经成为了一种有建国意愿的安全威胁,所以它已经不再具有纯粹的非传统安全的性质。但其他的禽流感、艾滋病、疯牛病、难民和移民问题就属于纯粹的非传统安全问题,它指涉对象的安全着重于人的安全,之后还会有相应的阐述。
非军事与非典型政治领域的一种新的安全类型的威胁是人类社会过去没有遇到或很少遇到的一种安全威胁,其显著特征是逐渐突出的,发生在战场之外的一种安全威胁,最关键的是这些安全威胁无法用人们所熟知的武力加以消灭,必须要所有国家来进行跨边界的合作,来应对这些跨越边界非传统威胁,而武力是无法消除任何一种非传统安全的,如疯牛病、艾滋病、禽流感,它是一种跨越国界的疾病流行,可是刀枪剑戟,在这种非传统安全的威胁之下都显得力不从心,需要找到一种新理论去支撑非传统安全问题类型的解决,我们也需要找到一种新的合作方式来应对新时代我们所面临的越来越威胁到人类安全的非传统安全的问题。
“非传统安全”一词已在20世纪90年代比较多地出现在美国、加拿大、英国以及东盟等主要国家关于国际安全问题等战略报告及文献当中。
泰勒•泰勒夫在《当代安全研究》一书当中就曾强调,种种非传统安全问题正在引起政策制定者与分析者的关注,其表现出的共同特点就有着这样的一些特征,如没有明确的地域界限,而是扩散的、多维度、多方向的,不以国家为中心,但具有跨国家或次国家的特征,因而它们不能简单地以国家中心的安全理论去分析,也不能以传统的防范政策去应对,尽管涉及暴力冲突时,军事防御仍有其作用,但更多的是需要通过非军事的途径加以解决,这些都是非传统安全问题所表现出来的一些非常重要的共同特征。
如果传统安全以军事安全、政治安全为主要内容,权力、军事、武力、战争是安全的核心体现和保障,那对于传统安全而言的非传统安全,我们可以将它界定为一切免于由非军事安全武力所造成的生存性威胁的自由,简言之,非传统安全非军事武力的安全,这一定义具有两个非常显著的特征。
第一是主权边界被突破了,主权性威胁转换成为了生存性威胁,在传统安全的研究边界当中,对于主权的威胁,对于边界的威胁,是对于人的基本生存的威胁,可是新时代到来,主权、边界没有受到威胁,但人的生存仍然受到威胁了,这是非传统安全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即主权边界被突破。即便是在主权边界之外和领土边界之外发生的任何一种威胁都会突破主权边界,而对于主权国家内部的人的存在造成极大的影响。
第二个是安全领域被突破了,传统的安全领域集中在军事安全、政治安全,集中在领土安全上,现在这种安全领域被拓展到了一切与国家安全、人的安全及社会安全相关的领域,所有可以引起人的安全存在的威胁都可以被视为是非传统安全的威胁。
三、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的联系与区别
我们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在20世纪70年代之后,国际安全研究出现了一种从传统安全向非传统安全过渡的特征,到目前为止,非传统安全的影响也在不断地显现出来,同时也存在着传统安全的威胁。但必须要看到的一点是非传统安全的定义并不否定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之间的可转化性。
不但传统安全问题会直接带来非传统安全问题,如美国在越南战争期间使用了一种落叶剂化学武器,美国在使用这种化学武器之后大面积的植物在生长期间便落叶死亡了,众多的野生动物栖息地被破坏,土地和水也含有大量的有毒成分,进而导致了严重的生态灾难与人体的灾难,并且其严重的后果一直影响到现在,虽然越南战争到现在为止结束已有50多年的时间了,但其影响仍然持续存在着。
而且非传统安全问题的恶化也会直接导致国家之间的冲突,甚至是诉诸武力和战争,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也不少见,如巴以之间对于水资源的争夺,以及当下的能源争夺战以及生态危机等都很有可能诱发国家之间的军事冲突和纷争,如最近的IS所引发的这一场西方国家的针对IS恐怖主义的问题,虽然是针对于非传统安全的问题解决,但在解决这一非常传统安全问题当中会出现到一些安全问题的影响,如土耳其击落了俄罗斯的一架战机,这是在解决非传统安全问题当中所导致的传统安全问题的发生和出现。所以非传统安全和传统安全是可以相互转化,是无法相互分离的,这一点要明确。
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领域存在着交织的现象,也使得非军事武力的安全这一定义的外延存在着模糊的区域,如一再提到的恐怖主义问题,它涉及到军事安全领域、经济安全与环境安全的若干问题,也与军事安全重合交叉,再如民族分离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问题,也涉及到政治安全领域,政治安全当中有许多传统安全,也不断增长着非传统安全的因素。再是人的安全并不必然与国家的安全相分割,而是相互叠加的,因此维护人的安全不可能单单地依靠个人和团体的力量。对于非传统安全的现有界定是否囊括了国家发展问题、福利问题、社会政策问题、生态与环境问题、经济效率等问题,一切与人的生活和质量相关的问题,维护人的安全是否包括这些问题,仍然是使得非传统安全和传统安全的研究边界相互模糊的一个要素。如果所有的非传统安全现有的边界要包含这些经济效率、国家发展问题和福利问题,会不会与传统的经济发展、社会正义、人与环境的和谐以及人权的保障这些问题相混淆,那如何恰当地去寻找和划定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的边界,就成为我们去传统安全问题和非传统安全问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
我们来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问题从以下几个要素进行区分。首先从安全理念上来看,传统安全奉行的是一种零和博弈,是一种危态对抗的理念,而非传统安全奉行的是一种优态共存的理念,非传统安全谋求的是在同一个问题之上如何相互共存,优态共存地去发展。在安全主体上,传统安全关注的是国家行为体,而非传统安全既关注国家行为体和非国家行为体,所以非常传统安全对于安全主体上的关注范畴要大于传统安全。传统安全的安全重心主要放在国家安全上,包括领土安全、主权安全。非传统安全的安全重心包括人的安全、社会的安全以及国家安全。
在安全领域上,传统安全主要关注军事和政治领域,而非传统安全是包括一切非军事的安全领域。在安全威胁侵害上的传统安全认为,安全是有明确的敌人的,如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利益冲突,中国和日本之间关于钓鱼岛问题的冲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与其他岛有岛争的这些国家当中的这些冲突都会成为中国在传统安全问题上的一些潜在的敌人,可是非传统安全就认为,我们没有确定的敌人,我们即便有确定的敌人,我们也无法有明确的方式来消除这些危害,且最重要的是当我们有明确的威胁存在,如疾病、自然灾害,我们如果有这种明确的灾害和威胁的存在,就需要做的事情是相互携手,共同应对。所以不存在确定的敌人,这在安全侵害上与传统安全有非常明确的区分。
在安全性质上,传统安全谋求的是免于军事武力的威胁,而非传统安全谋求的是免于非军事武力的威胁。
在安全价值观上,传统安全关注的是领土与主权,而非传统安全关注的是民生与人权。
在安全的威胁来源上,传统安全是基本确定的,认为安全的来源很确定,挑战主权、挑战领土和边界领海领空的,这是确定的敌人,因为敌人确定,所以基本的安全威胁是确定的。而非传统安全面临的是不确定的安全来源,今年流行疾病是一种安全威胁,那明年环境问题是一种安全威胁,再后年自然灾害是一种安全威胁,再到后面难民是一种重要的安全威胁,如要进入到叙利亚边界的难民,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安全类型,但这种安全类型并不是确定的,每年的情况不同,所以非传统安全的类型也会发生变化。
在安全态势上,传统安全认为,在短期,安全态势是可预测的,而非传统安全的所有安全类型都具有一定程度的无法预测、不可控制性。
在安全的维护力量上,传统安全是非全民性的,只要国家的军方来进行控制即可,或是有外交部门的配合和其他政府主体部门的配合就可以解决安全的维护问题。但非传统安全需要的是全民共同维护,在维护方式上,传统安全一般是以一国的行动为主体,而非传统安全通常是跨国的联合行动,那安全的前提在传统安全上是认同的一致性,而非传统安全具有认同的不一致性,对于难民问题,难民的输出国和难民的接受国对于难民问题都会有一种不同的不一致,以及灾害和环境问题,它究竟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以及影响有多大,是否大到一定要牺牲研究的经济发展来解决环境问题?这都是在不一致的认同之上来解决非传统安全问题的。解决非传统安全首先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协调认知,能够达成共识,这才是解决非传统安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
维护的内容,传统安全是比较单一和片面的,而非传统安全是非常全面和综合的,现有的安全制度比较适合传统安全问题的解决,而现有的安全制度是不适合非传统安全问题解决的,所以非 ……(未完,全文共17466字,当前仅显示4600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干部学习讲稿:非传统安全的理论与概述》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