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干部/组织讲话/党会报告/学习体会/学习材料/七一党建专题/文明/宣传讲话/>>正文

干部学习讲稿:长征精神与精神文明建设

发表时间:2016-11-9 12:11:41

……
一、长征精神的传播
长征的精神价值,自它诞生之日起就引起了世界的瞩目,首次将长征的事迹传向世界,并引起轰动的是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他于1936年6月的时候来到陕甘宁边区,并且在那里待了四个月。在此期间,他与毛泽东进行了长久深入的交流,搜集了关于长征的第一手资料,并在回到北平的第一时间,为英美的报刊提供了一系列相关的通讯报道,这些报道面世之后,曾经轰动历史。由这些报道汇编成册的《红星照耀中国》一书,在1937年10月,由伦敦的戈兰茨公司出版,出版之后,短短的一个月之间,就发行了五版,以《西行漫记》的书名出版中译本之后,不到几个月,又轰动了国内和国外的华侨界。在香港及海外华人集中的地方,出版过《西行漫记》的无数重印本和翻译本。美国总统罗斯福也是在阅读《红星照耀中国》这本书以后,开始产生了与中共接触的念头。在斯诺夫妇回国的时候,罗斯福就专门对他们发出邀请,请他们到白宫进行长谈,并且详细询问了中国的情况。在那之后,埃德加一直都关心着中国的发展,并且多次来华。
1972年2月,美国乒乓球队首次应邀访问北京,揭开了中美友好的新篇章。
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时候,斯诺非常渴望能够以记者的身份再次随同访华,可惜天不遂人愿,由于病魔缠身,他最终错过了这次历史性的重访中国的机会,不久就与世长辞了。
我们非常熟悉的加拿大共产党员,被毛泽东称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事业的外科医生白求恩,正是在读到这本书以后,对毛泽东和红军长征由衷地产生敬意,不久便不顾一切危险来到中国,支持中国的革命事业。
除此之外,另外还有两位长征的米粉也值得一提,一位是斯诺的妻子尼姆•威尔斯,她是在1937年也是经过了危险的旅程到了延安,并在那待了半年,写作出版了《续西行漫记》一书。在这本书的作者自述当中,她写道:“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发现新事物的旅程,发现了一种新思想、一种新人物。正在地球上最古老、最持衡的文明的中心所在,开开辟着新天地。”
另外一位就是美国的著名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为了更切实地了解长征,他在年届76岁高龄的时候,怀揣着心脏起搏器,带着打字机来到了中国,也沿着红军长征的路线进行了细致的采访。在此期间,他爬雪山、过草地,越过激流险滩,从江西瑞金出发,行程一万多公里,终于在1985年完成了震惊世界的著作《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这本书出版短短两年,就被发行到亚欧美几十个国家。
长征之所以让世人震撼,来自于它不可思议的精神力量。埃德加•斯诺就在了解长征之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他说:“人类的精神一旦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
蒙哥马利元帅则把长征称之为一次体现出坚韧不拔精神的惊人业绩。
费正清也感叹,历史上很少有意志征服环境的伟绩能与之相比,历史也不能提供一个更好的不间断的及时行动的例子。在中国历史上,长征无愧于一场空前绝后的征程。
所以毛泽东骄傲地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12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一日几十架飞机侦查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二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请问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没有,从来没有的。的确这样的长征不仅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就是长征的亲历者在事先恐怕也从来没有想象过。
二、国共双方在长征前夕的精神动员
长征既包含了国共双方军事上的较量,也是二者精神上的一次交锋。所以在谈到长征精神之前,我们不妨看看双方在长征前夕,分别做了怎样的精神动员?
1934年开始的长征,对于绝大多数的红军官兵来说,几乎可以说是一场说走就走的远行,尽管在击碎了国民党第四次反围剿之后,面对蒋介石在苏区周围用几千座碉堡构筑的重重收紧的铁桶包围圈,中共领导层已经将军事大转移列向了日程。博古也与共产国际就此进行了几次的电报往来,然而这一计划仅被通知到了一些高级的指战员,对于普通的红军官兵来说,他们只能从苏区俨然发生的一些蛛丝马迹的变化当中来捕捉信息。
比如在这一年的9月29日,中共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上就发表了一篇张闻天写的文章,文章的标题叫《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文章中有几段话非常耐人寻味,比如文章中就引经据典地指出,“列宁的党是忠于列宁的如下指示的,马克思主义绝不拒绝任何一种斗争形式,马克思主义绝不限于只是在某一时期可能实行的斗争形式。”认为随着一定社会局面的变化,必然会出现为这个时期的活动家所不知道的新的斗争形式。
作者指出,“我们党的总的进攻路线绝不能解释成为只要采取进攻的斗争方式就可使我们得到胜利,这种见解实际上是把革命当作只是一种向上的直线式的不断胜利的行动,或是一次的短时期的在一个战线上的英勇决斗与突击。”
那么应该怎么办呢?作者进一步提出了红军下一步的行动方向和思路。“国力战争的战线是延长在全中国,在各个战线上,我们依照当时的具体环境,而决定采取进攻、反攻、防御以至退却的斗争方式,一切这些斗争方式的运用,都是为了实行党的进攻路线,争取苏维埃革命的全面胜利,这种国内战争是整个时期的长期的死战,而不是几天、几月甚至是几年能完成的。”
对于可能采取的退却的策略,作者做了进一步的具体说明。“为了保卫苏区,粉碎敌人的五次围剿,我们有时在敌人优势兵力的压迫之下,不能不暂时地放弃某些苏区与形势,城市缩短战线,集结力量,求得战术上的优势,以争取决战的胜利。在有些地方,要突破封锁线,转移地区,保持红军主力的有生力量,以便在新的有利条件下,继续粉碎敌人五次围剿。”这篇文章后来被称为中央苏区红军部队进行公开动员、公开准备的总的依据。
然而,对于文化水平特别是理论水平很低的普通官兵来说,这样的表述未免太过深奥和委婉,但是另外一个细节让他们觉察到了部队要离开的苗头,这就是那位喜欢吃鸭子的共产国际顾问李德所住的独立房子外,原本大群的鸭子,近来数量越来越少了。至于具体的出发计划,据说只有博古、李德和周恩来当时组成的“三人团”开过两次会进行讨论。
从后来大多数亲历者的回忆来看,包括当时的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在内的红军其他高级领导人,都是突然接到出发命令的。除一部分人留守继续斗争外,离开的红军战士被通知带上所有可能有用的东西,于是在10月中旬,一支八万多人的队伍,带着兵工厂里的机械,银行印钞票的石板,满载文件的箱子,医院的X光机,甚至是伤员用的尿壶,就像蜗牛背着重重的壳,从瑞金、于都等地陆续出发,踏上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征程。
这支队伍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当时没有人知道,但将他们与蒋介石部署的围剿力量相比,情况显然极不乐观。根据1934年10月8日的统计,红军出发的时候,8.68万人的队伍,只装备了马步枪29153支、迫击炮38门、重机枪357挺、轻机枪322挺、手枪3141支、冲锋枪271支,各类的枪支合起来也不过是三万来支,其中很多还是车间刚刚修好的旧枪支,子弹好多是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子弹壳,被重新装上了火药和枪头,铅用完了,就装上木弹头,就是这样的子弹,平均每支枪也只能配40来发,所以为了弥补枪支的严重不足,红军还携来6101根梭镖和882把大刀。
那么他们将要 ……(未完,全文共11922字,当前仅显示了2974字。本文剩余内容已隐去,新文秘网www.wm114.cn正式会员可下载全文。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干部学习讲稿:长征精神与精神文明建设》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