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小品剧本/>>正文

话剧小品《婚事儿》

发表时间:2017-8-16 21:08:21

话剧小品:《婚事儿》

时间:春天
地点:县城住宅小区
人物:老宫(亲家公、简称宫)、亲家母(简称母)、新媳妇(枣花儿、简称媳)
梗概:小宫乐善好施,被评为市里的道德模范,市里的颁奖仪式却和小宫的结婚典礼是同一天,无奈,小宫只好让爹爹老宫替自己去迎亲,自己去市里开会。老宫迎亲遇到亲家母,亲家母一开始埋怨彩礼少、婚礼场面又简单,加上女婿是个乡下农民工,又不来迎亲很是发怒,想退了这门亲事,但女儿非常坚决要嫁。老宫细细讲解国家的移风易俗、反对铺张浪费的政策,晓之以理,终于说服亲家母。在女儿就要上车的时刻,亲家母想到自己就这一个独生女儿,老伴儿又死的早,不进潸然泪下。此刻,女儿枣花提议让母亲也搬到乡下,和老伴也同样去世多年的老宫一起生活,亲上加亲。早有此意的老宫喜不自禁,讲起农村的发展和精准扶贫带来的变化,农村未来的小康一点不比城里差,亲家母终于动了心,彩礼钱也不用老宫出了,一场婚礼办出两桩喜事,小品在喜庆的氛围中落幕。
[幕启:庭院花坛
(在欢快的迎亲喜庆音乐声中,老宫着新装、佩授戴、拿红花欢喜上场)
宫:哈哈哈……新事新办新风尚,如今娶亲不铺张,移风易俗不攀比,省钱投资奔小康!
母:(欢喜张望上场)这吹吹打打的怪热闹哩,俺女婿娶亲来啦?
宫:(见亲家母兴奋地)亲、亲、亲……
母:(尴尬着急)啥亲亲亲啊?当着这么多人你是亲啥哩
……(新文秘网http://www.wm114.cn省略916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无耐地蹲地)
母:我哩亲不溜溜哩老头儿啊……你一走,您妮儿可就不听话啦呀,城里那么多有财有势的帅哥她不找,非要跟那个土生土长哩农民工谈婚论嫁呀啊啊……
媳:农民工咋啦?他爱帮助别人,还被评为咱县里的最美枣乡人和市里的道德模范,您不常说要我找个心眼好人的吗,除了小宫,我一辈子都不嫁人。
母:(争辨)人家都夸您这个女婿好,我咋就没看出他一点长处啊!现如今他婚礼上又当逃兵,叫他爹来冒充啊……
宫:(站起掏出手帕给母擦泪)别哭啦亲家母,擦泪、擦擦泪!
母:(夺过手帕摔到宫脸上,将宫推倒在地)呸!谁是你亲家母。
媳:(无所是从地)妈!
宫:(爬在地上捡起手帕、摸着脸灰谐地)哎哟,喷了我一脸香水儿!
媳:(着急地)妈!你这是干啥呀?
母:死丫头,妈早知道你跟我离德又离心,跟那个农民工心连心,今天,你不能去。
媳:就去、就去、我就去。
(二人相互拉扯,妈见扭不过媳,叹气)
母:哎,妮儿!你要扭着非走不可,妈搬座大山也拦不住你。(转而气势凶凶地)老宫(公)……
宫:(急应)哎!
母:咦!(打自己嘴吧)又叫成老公啦。姓宫哩!您这婚礼是咋准备哩,我这丈母娘不满意,我不会让俺闺女跟着你这个冒牌儿货往乡下走哩。
媳:(祈求地)妈!
宫:(满脸陪笑)亲家母!有啥要求你尽管说,现如今咱农民也富啦,有钱,要啥有啥。你要天上的星星,我坐着“神九”去给你摘,人家不让我坐“神九”,我开着小三马儿去。
媳:爸!
母:(取笑地) 咦……坐飞机放屁---响哩不低,牛皮吹到天上啦!我问你,你在县城买的新房,是不是让俺闺女住哩?
宫:当然是呀!我也没个情人,也不是给情人买哩。
媳:妈!俺老公公在县城给俺小两口儿买的新房俺不要,俺准备让俺老公公住在县城里,冬天有地暖,夏天有中央空调,好让他养生防老度晚年。俺就住在乡下农家小院,勤劳至富奔小康。
宫:(竖起大姆指) 看看俺儿媳多高尚,比她娘强!
母:(推媳) 咦……傻闺女!姓宫哩,俺要你买的小轿车,买了没有?
媳:妈!俺不要买轿车,俺只要一辆新三马儿,能犁地、能喷农药、能浇水、能运肥料能运粮就行,种蔬菜大棚、搞特色养殖,开个轿车不实用!
宫:(竖起大姆指) 看看俺儿媳多孝贤,比她娘开明又清廉!
母:(推媳) 咦……傻闺女!连那“见面礼”、“定婚礼”加一块儿才一万元,气得恁妈我光头晕。
宫:俺儿媳知书达理,移风易俗,婚事简办,彩礼只是个走个形式和过场,咱们也是响应县里规定,不超五万的标准嘛!
母:那也差的太多,你说说你傻不傻闺女!新被子你只要了两床,家俱摆设实在低档,羞得恁妈我心里发慌。
宫:这样的好儿媳人赞杨!
母:(怒) 姓宫哩!少说俏皮话儿,(张望)你说,今天娶亲来了多少辆车?
宫:亲家母!一辆小汽车儿、两辆电动车儿,三辆拖拉机,外加两辆小三马儿,统共不超过八辆。
母:咦……寒酸!老实交待,婚宴席面咋安排的?
媳:妈!俺公公早跟我商量好啦,婚宴不超过15桌,宾客不超过120人,每盒烟不超过10块,每瓶酒不超过30块,每桌酒席不超过300元,这是县里的规定。
宫:街坊邻居贺礼超过50块我坚决不收,回家吃饭不坐席。
母:(讽刺地) 街坊邻居上礼你都不管饭,你也太抠门儿啦吧!
宫:新事新办新气象,县里乡里从上到下都开过移风易俗大会了,俺的儿、恁的妮儿可都是好孩子,咱要响应国家的号召是不是?省下钱,咱们给他俩花在更需要的地方,你说是不是?
媳:(对母祈求地)妈!
母:(无耐地哭)中、那中!只要是县里有规定,您妈我再闹也不管用。枣花儿,我哩妮儿,留人留不住心,走吧、你走吧……
宫:(又掏出手帕递给母触景生情地)亲家母!别哭、别哭啊……
媳:(恋恋不舍地)妈!俺爸死的早,您也没再找。俺这一走,您孤苦伶仃一个人在城里没人陪伴,俺不嫁人啦,俺要陪您一辈子,妈!(抱着母,情不自禁地痛哭)
宫:(诚恳地)枣花儿!要不,让恁妈跟咱一块儿去乡下住吧……
母:(将手帕摔给宫)呸!想哩美!知道哩是我陪俺闺女哩,不知道哩还以为是我陪你哩。
宫:(辩解)那你说成我陪你哩中不中?
母:(气急败坏地一蹦三尺高)咦……老宫(公)!
宫:(站直)哎!
母:谁叫你姓这个鳖孙姓哩!
宫:俺爷俺爹都姓宫,这我当家?!
母:姓宫哩!您儿子把俺闺女从城里勾到乡下不说,现如今你还想沾俺哩便宜,喔喔喔……(哭)
媳:(劝)妈!
宫:亲家母!别误会,象我这赖蛤蟆哪敢吃你这天鹅肉啊。我是说,枣花儿一走,你一个人在城里怪寂寞,乡下热闹啊,是不是枣花儿?
媳:(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妈!俺婆婆也死得早,俺宫宫也没再找,恁俩干脆来个城乡一体化,两位老人一个锅里吃饭,相互有个照应,共享天伦之乐,好不好啊?!
宫:(拍手称快)嘻嘻嘻……那才好哩!
母:(红脸) ……(未完,全文共4393字,当前仅显示2571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话剧小品《婚事儿》》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