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毕业论文/文教论文/调研报告/质检/>>正文

论文:微商传销化的法理研究与监管防控

发表时间:2018-11-7 18:25:45

论文:微商传销化的法理研究与监管防控

微商是指企业或个人通过微信、微博等互联网社交平台进行商品线上分销的商业活动,是一种社会化分销模式。该商业模式在电子商务的潮流中应运而生,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取得了迅猛的发展,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微商,微商行业出现了很多偏离电子经营本质的现象,甚至向传销倾斜。微商传销作为传统传销的变异,因披上了电子商务的外衣,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和欺骗性。本文拟从微商传销化的背景、现状等方面入手,深入分析微商传销化的原因及法律困境,以期探索如何更好地防控及遏制新型网络犯罪的蔓延,为社会平稳发展保驾护航。

一、微商的发展现状和主要模式

随着移动网络的不断升级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端电商的营销环境逐步完善,移动端网购交易规模迅速扩张。《2017中国微商行业市场研究报告》预测,2019年微商市场交易规模将达近1万亿。微商创造性地将社会学中以关系资本为核心的“圈子”转化为可见的经济资本,迎合了互联网经济以流量为核心的特性。微商的经营基于市场倍增学理论以及人际学原理,以社交平台为核心,通过朋友圈、公众号、微信群的转发分享,以一传十、十传百、百传万的几何递增方式,实现销售领域的最大化,并借助人际关系的链条来扩大客源、增加消费粘度,产生纵深式的裂变发展。经过了几年的发展,微商逐渐形成了三大主要经营模式:

(一)C2C模式(Customer to Customer)。即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电子商务。其中最常见的形式就是朋友圈代购。微信用户无需与平台签订专门的商业经营合同,无需开设店铺,仅需将商品信息发布在自己的朋友圈
……(新文秘网http://www.wm114.cn省略1072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收取入门费”三种行为。

在微商代理的多层次结构中,首先,成为微商代理要有代理资格。许多微商宣称,成为其代理是完全免费的、无门槛的。但绝大部分微商代理需要按照商家规定的价位进货才能获取代理资格,实际上代理并不是免费的,这构成了变相的“收取入门费”。其次,普通的销售代理以其销售产品的数量计酬,而微商代理赚取的是产品的差价,微商经营中制造商与终端消费者之间存在层层中间商,上级中间商在直接提供商品或服务的同时也通过发展下级中间商赚取商品或服务的拿货差价。在“计酬方式”上存在有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销售业绩为依据的情况。最后,微商代理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就需要发展更多的下线,代理所获利益与其层级挂钩,层级越高,获利越大,很难逃脱“拉人头”之嫌。由此可见,微商代理模式的多层次经营结构与传销中的结构十分相似。

正是因为两者结构当中存在的相似性,单纯以形式特征作为标准无法有效区分微商合法的多层经营与微商“外衣”下的传销,容易混淆微商经营的合法性界限。区分两者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目的差异。微商合法的多层次经营的组织者或者经营者以商品的销售营利为目的,市场流通为核心,从事正当的商业经营; 而传销通过发展下线或金字塔盈利模式,打着经营的幌子,扩大代理层级,牟取非法利益,其本身并不关心商品交易本身是否真实、是否合乎交易规范。这点是最本质的差异。

(二)入门差异。做微商不需要缴纳任何商品以外的费用。但是传销有门槛,最常见的就是设立“会员制”,成为会员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而在达到相应的条件后,能成为层级更高的会员,这些条件就是相应的“门槛”,只有跨过门槛才能获得传销组织当中的人员身份,为了跨过门槛而支付的费用就是入门费。

(三)盈利模式差异。因为微商自身的特点,在销售代理模式当中会出现类似于传销组织的多层次结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旦出现这种结构就认定为传销。传销组织的“金字塔式结构”是与生产创造价值无关,不是依靠向消费者销售产品的数量计酬,而是依据自己所发展的下线、下下线的人员数量来计算,用最后一批接棒人的损失获取盈利。很多传销组织以返利的形式发展下线,这时就需要特别关注促销返利的手段以及力度是否能支持可持续经营。

三、微商经营隐藏传销危机的法律困境

(一)主体认定有待细化

从事商事交易应符合一定的商事交易登记规范,这既是商事交易中对外公信力的体现,也是行政监管部门进行监管的依据。2018年8月3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电子商务法》。该法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将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都纳入到电子商务经营者的范畴当中,明确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

《电子商务法》的出台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之前微商经营模式下主体认定的真空情况,但在实际操作中仍需进一步细化。对于通过社交软件或私人帮忙性质的代购,一般不纳入经营活动范畴,但如果代购频繁、金额较大,甚至属于卖现货的情况,若没有一系列正规进口的手续或凭证,需要考虑为经营活动。至于达到多少金额才会被判断,解决小范围、零星小额的朋友圈代购的界定问题,需要相关部门给出进一步的实施细则以及具体规定。

(二)监督管辖存在争议

微信传销案件往往牵涉多省、多地,微商传销组织者可以在全国甚至是全球范围内拉拢参加者,在互联网平台上完成方案策划、软件设计、传销资金流转等工作,其会员发展和业务管理跨地域,这无疑提高了案件侦破的难度。根据法律规定,原则上本地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只能就本辖区的传销活动进行打击查处。而对于参与者甚多的网络传销案件,由最先立案的工商(市场监管)部门或者主要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工商(市场监管)部门负责查处。即便如此,微商传销活动在网上进行,不受时空限制,证据固定难,人员暂时性、流动性强,也难以确定其准确的行为地,仍然存在地域管辖冲突的问题。

另外,按照法律规定,工商(市场监管)、公安部门应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查处传销行为,进行分工,做好配合。然而,此类规定并不具体,未对两个部门的工作职能进行明确分工,传销监管的实践中经常出现相互间协调难、打击传销效率低下等短板。

(三)调查取证比较困难

按照《禁止传销条例》第十四条及其他相关规定,对于涉嫌传销的行为,市场监督部门可以责令当事人停止相关活动,调查了解相关情况,现场检查相关场所,查阅、复制、查封、扣押相关资料,查封、扣押相关财物,查封经营场所,查询相关账户和资料,冻结相关资金等。同时,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对当事人处以罚款。而微商传销的参与者和组织者通过微信进行网上联系,资金的流转则采用微信、支付宝等网上支付方式进行,因而一般不具备书面资料或其他实物资料,传统传销意义上的“经营场所”也不一定存在,实际调查中对相关行为、资料、财物、资金的查处难以有效进行。

另外,工商(市场监管)部门也缺乏查处微信传销案件亟需的技术侦查手段,这种手段是法律许可公安机关的,如工商(市场监管)部门无法依职权主动对可疑个人账户进行监管,只能在现实世界中发现微信传销痕迹或有举报的情况下进行打击。而缺乏获取案源的渠道导致查处微信传销难见成效。

(四)立法缺陷亟需完善

我国目前关于禁止和惩处传销的法律、法规主要有《禁止传销条例》、《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及《刑法》,以上立法仍停留在对传统传销的规制,关于传销的法律界 ……(未完,全文共5717字,当前仅显示3012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论文:微商传销化的法理研究与监管防控》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