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精彩演讲/>>正文

演讲稿:龙江人的中国梦

发表时间:2019-7-3 15:10:11

龙江人的中国梦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我来自白龙江林区,相信大家对白龙江林区不会陌生吧,白龙江林区位于甘南,境内以白龙江和洮河西大小系横贯全境而得名,素有西部生物圈和生态模板的美称,能让外界了解我们林区的是冶力关森林公园和阿夏保护区的大熊猫,白龙江林区与共和国几乎是同龄,1952年筹备开发,1968年正式上马,期间有多次论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白龙江开发的黄金期,九十年代面临两危,1998年禁采,从此白龙江全面进入封育保护的恢复期,今日的白龙江经过两期天保修生养息已进入野生动物回归、生物多样性恢复的转折期,跟未开发前相比,大量人工林代替无数原始林,森林碳汇量监测已进入国家林业数据库,林区进入以人工抚育促进森林资源增的管理模式,在生态文明建设上正为实现中国梦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白龙江,长云暗岭雪山梁;郭尔莽,臂膀挽起万道梁。林海莽,林海昌,江水两岸是故乡。听着白龙江古老的歌谣,
……(新文秘网http://www.wm114.cn省略631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机是架在高山上的银行柜员机,只要有林有路的地方就可以自动取款,没路可以修,运材线就是一条财富线,没有比这来钱更快更便利的方法了。每年也有限额类似于提款额度,每个林区职工都刷卡,库存的现金是谁的呢?是国家的,是大自然的,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何况还是历代政权都无力顾及的藏区土司大爷一手遮天据为己有的私家山林,解放后收归国有,人民当家作主,想怎么采就怎么采,反动派被打倒,为祖国建设源源不断提供优质木材是国民经济建设的需要。林业经济学只粗略地计算成本和产出的关系,没兼顾生态效益这部分看不见的效益,因为这是新鲜的空气,湿润的气候,清澈见底的江河水,没有人为这些埋单,这个生态周期需八十——一百年近一个世纪的周期,而采伐大树培养小树损失掉的生态功能静态贮量由谁来补偿呢?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愿意补偿,林业的这部分潜在价值自从建国以来一直默默流失。白龙江作为西北第一水源涵养林生物多样性宝库损失更是触目惊心,没有人计算过,也不敢算。回过头看,我们自一九五二年筹划白龙江筹备处誓师药王庙,誓叫白龙江改天换地,从那一刻起我们除了看到木材的社会价值别的什么都忽视了,以革命的精神从事林业建设,除了竖着的放倒归楞就没想到要建设些别的。那时前一个朱老总发话将全国九大林区全保护起来又该是怎样一幅美景,连天山林区都在采伐原木之列。西部林区伐起来比造快,砍起来比护快,见到效益比其他行业快,三快加到一块造成大量国有林区立木蓄积量锐减,生态小气候巨变,将高山树木作为真正银行,不是变现的可支配的货币银行,而应是生态效益和气候、水源、生物、环境综合功能协调的非货币银行。白龙江林区从二期天保工程开始恢复元气,龙江牌柜员机撤离了,潜在的银行功能在林区内发挥作用,满山树木变成白龙江的摇篮这原本就是大自然和谐的规律和法则,人为改写后还要回归到这上面来,我们整整用了半个世纪才回到和谐的轨道上来,这个时期两代人都长大了,一棵生长健康的树才进入壮龄,发挥自身的生态功效进入最佳临界值,如果让它倒下,五十年的生物量积累化为乌有,我们除获得半立方木材其它的潜在价值全失掉了。树木是以树干树冠树根作为载体实现树木综合效益的,如果将树干截去天上地上的功能全废弃了,这就叫生态价值隐形定律。当我们放眼在树冠树根部分,我们就放眼人类生存环境的优化,否则就是违背生物隐形增长规律走上破坏自身生存环境的砍 道路。这一点林区人比谁都清楚,每天盯着树看着树,越看越像朋友,越看越变得可爱,想想昨天还是将它们这个种群当作横在面前的敌人盯着中间一截树干,如今已重新认识这些老的新的人类的朋友,因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揭开新的一页,十八大后国家对生态保护的重视超过任何时期。
人们常说,湿地是地球之肺,森林便是地球的心脏,河流便是血管中的血液。白龙江所处两个中心,一是中国南北气候交界中心,二是西北西南交界中心,作为林区主流江水增减幅度可看作林区生态变化的直接系数。历史上白龙江从未出现过断流。就是上游广莽的森林地域作为水库贮蓄水源,一旦森林全部消失后果会怎样?不用我多说,只有一个结果,这条浩荡之江跟古代就消失的薇水河流一样也只能出现在历史文献中。一旦缺少白龙江和岷江祖国母亲河长江一定会逊色不少,减少近五分之一的水量,所以白龙江是正宗长江母河源,生态位置特别重要,许多由北向南过渡的生物种类在白龙江林区 ……(未完,全文共2786字,当前仅显示1771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演讲稿:龙江人的中国梦》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