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干部/组织讲话/党会报告/学习体会/学习材料/>>正文

干部学习课件:主权评级的未来

发表时间:2013-10-27 11:25:12
目录/提纲:……
一、主权评级增长和分布及全球主权评级趋势
二、以标普新修订的主权评级准则对美国进行评级
三、欧元区评级趋势与养老保障相关的信用压力
四、债券利差与评级的对比及评级表现
……
干部学习课件:主权评级的未来
陈锦荣
标准普尔公司资深董事 分析师
首先我又得重复一下标准普尔主权评级的一些定义,我们的评级是对一个政府可能违约的看法,而且是一个相对可能性的看法。就是说如果一家公司的评价是A的话,我们对这家公司的违约可能性会比一个BBB评级的政府或者银行或者保险公司低,但是不是说我们对这家公司有一个绝对违约可能性的判断。换句话说,全球标度里的21个评级背后没有我们对违约规律的21个不同的预测。
信用评级是对未来做的判断,不确定性的因素非常多,所以有时候评级比较高的发债人也可能会在两三年内违约。当然如果这种情况发生的话,那我们对这个发行人在之前做的信用评级显然是错误的,但是这不表示我们做评级的方法有严重的问题,只要一个BBB的评级的违约率比A评级的违约率高许多,而且AA评级的违约率比A评级的违约率低许多,那我们的评级方法基本上达到我们的要求。尽管如此我们当然也尽量地会避免高评级发债人违约的情况。
下来十几分钟,我会谈以下的议题,首先我们可以介绍一下标准普尔主权评级增长和发布的一些趋势,然后我们在看一些近年来主权评级的趋势,再下来我会介绍我们做主权评级的框架,而且以美国来示范我们怎么样做一个评级的调整。最后一个我们看一看欧元区主要评级,最近的趋势和两年后可能带来的一些中长期的影响。最后用我们的评级与几个市场的标价做一个比较,而且试一下我们评级的表现来作个判断。
一、主权评级增长和分布及全球主权评级趋势
现代主权评级的历史是75年开始的,
……(新文秘网http://www.wm114.cn省略1012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评级到我们最终发布的外币评级,除了特殊因素以外,我们还有一个级别的灵活性,这就是说一个指标性评级如果是A的政府的话,一个政府的指标性评级是A的话,我们的标普的主权评级委员会可能会觉得还是可以它比其他同样指标性评级政府的偿债能力和意愿来得强,我们就会把它评级调高一点,发布的评级可能就是A+评级。相反的,如果委员会觉得一个指标性评级的政府,最终的偿债能力比较弱的话,可能它最终的外币主权评级就是A-。
在看这个表值得注意的就是政治和经济状况分数的重要性,如果这个分数至少没有2.5分的话,不管其他因素多么好,主权评级也不可能达到AAA的水平,比如一个政府如果它的政治和经济的状况分值3的话,其他因素在好最多也是AA的评级,总算再加上我们一个评级的灵活性,它最高的评级也只不过是AA+,这反映了我们对政治因素和经济因素特别注重,多数人都会了解政治因素的重要性,如果政治环境不好,或者政治稳定有问题的话,中长期内很有可能导致其他因素不断软弱或者可能很快衰弱,违约风险就很难达到AAA的水平,因为AAA的水平基本上是最低的水平,几乎到0的水平。
但是,可能有些人觉得我们对经济因素的注重太过于大,因为这个因素的评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平均收入,所以一个观点就是这对发展中国家很不公平,有些人会观察到,这些国家收入相对比较低,可是可能他们增长的速度会比较高,足以弥补低收入的一些缺点,不过我们看中平均收入指标是有历史的依据,在我们所评而有过违约情况的15个政府当中,全部都是较低收入国家的政府。就算接下来有高收入政府出现违约的情况,也算是少数。
为什么呢?我们觉得原因会有几个:
首先一个高收入的经济体通常也是一个高度市场化和比较有灵活性的经济体,这种经济体受到冲击的伤害也会比收入较低的经济体来得少,而且恢复的速度也比较快,这意味着对政府的财政压力也会比较低一点。就如美国来说,虽然当地政府财政压力相当大,但是至少它不必担心企业会出现大的问题,美国经济增长虽然现在不如以前强劲,可是大部分的美国企业的金融状况已经从金融危机时候恢复了,至少到现在为止他们的利润也持续的在升高。
第二,一个高收入经济体的储蓄总量大多数都会比较雄厚。通常我们计算一个政府的负债率的时候,都会用总负债跟GDP比,但是GDP是一个流量的概念,而总负债是一个存量的概念,所以虽然仅凭这个指标有参考性的价值,可是如果我们只凭这个指标来断定一个政府的违约的可能性的话,明显是不够的,我们也应该参考一些如居民储蓄的存量指标,而一个经济的储蓄率与它的收入水平有很强的关系,如果居民对政府的信心高的话,他们也会把他们的储蓄投入在政府债券市场里,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虽然日本政府负债率比其他政府都高,但是他们发债的成本也是世界上最低之一,这取决于当地人民对政府的信心,和他们愿意把自己储蓄投在政府债上是一个非常大的原因。
另外,一个高收入的经济体通常也是国外的投资者很愿意投资的一个地方。与比较低收入的经济体互相比较的话,高收入的经济体的政府如果发行大笔债,它对企业融资成本的负面影响会比较低。
二、以标普新修订的主权评级准则对美国进行评级
虽然我们对政治和经济因素非常注重,可是一个很高收入额政策环境在以前非常稳定的政府评级,还是可能会被我们调下来的,一个可能性就是财政状况持续偏弱,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我们对政策环境的评价下调的趋势。美国AAA降下来到AA+这就是基于这两个理由。
接下来几年,我们相信美国经济增长因为消费者去杠杆化的缘故,会相对的软弱。同时基于我们对美国国会今年围绕着美国国债上限的争议和搏斗,我们对美国政策环境的稳定性、有效性与可预测性的看法比以前弱一些,所以我们对美国的正式打分因此调低。
而因为美国结构性偏高的财政赤字,我们预计美国国债对GDP的比例会持续的升高。在我们的基准情景里,美国国债在2015年会升到GDP80%左右,就是在较好的情景下,虽然负债率会稳定下来,在这个情景下,负债率可能会在77%-78%左右稳定下来,不过利息支出照样会升高,特别是对跟政府广义政府的收入比起来会升高。
因此在下来几年我们预计我们对美国财政因素的打分会继续恶劣。在今年以前,如果美国政府财政表现得分数是3的话,接下来几年可能会滑落到4,因为它政府利息支出对收入的比例会突破5%,再下来如果我们基准的情景下,如果没有一些政策的变化的话,可能它的国债对GDP的比例就会超过80%,它得分,这个分可能会继续恶化下来。
而且也非常重要,就是类似今年国债上限额引发的政治危机也可能又重演,如果美国政治两大派在未来争议的时候作了错误的判断,还有一个非常小的可能性和风险,可能美国政府因为技术上的问题而违约的情况发生,这是为什么我们对美国长期评级的展望保持在负面的局面。这预示着,再接下来两年我们可能再次的调低美国评级,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
三、欧元区评级趋势与养老保障相关的信用压力
现在我们转到欧洲一些政府评级的情况,这两年欧洲几个国家的主权评级频频被调低,其实欧洲主权评级已经调低已经不是近几年的事了,从2004年开始我们就已经开始调低几个政府的评级,只是在直到最近以来,这个调低的速度会比较低一点,所以比较没受这么多关注。
而欧洲国家面临长期不可持续性的财政压力。2003年-2007年的信贷增 ……(未完,全文共5396字,当前仅显示2842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干部学习课件:主权评级的未来》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