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干部/组织讲话/党会报告/学习体会/学习材料/规章制度/公司/企业讲话/>>正文

干部学习课件:制度企业家与中国的未来(下)

发表时间:2013-10-27 11:30:31
目录/提纲:……
二、轴心时代制度企业家提出的人类行为规范
(四)诚实守信
(五)奖善惩恶
(六)小结
三、制度企业家的成功要经历艰难漫长的过程
四、中国处在一个需要制度企业家的时代
五、为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辩护
……
制度企业家与中国的未来(下)
张维迎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

二、轴心时代制度企业家提出的人类行为规范
(四)诚实守信
那第四条,“诚实守信”。儒家学说讲的是仁义礼智信,这是立人的五德。《周易》里讲“修辞立其诚”,人要说真话而且要说话算话。孟子也讲,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墨子讲,志不强者智不达,言不信者行不果。老子讲“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庄子讲“不精不诚,不能动人”。佛教里面有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其中之一是“不妄语”,与儒家的信相通。你不能欺骗别人,凡事不如心想而说,就是妄语。现在我们社会妄语很多,当官的说一套做一套,嘴上说的一些东西其实自己心里并不是那么想的,更不想那么做,这些都是破了佛教的戒。
犹太圣贤告诉人们,“说谎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摩西十诫》的第九诫是“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苏格拉底建议人应该过一种诚实的生活,荣誉比财富和其他表面的东西更重要。他认为,人有责任追求人格的完美,举止光明磊落,并为建设一个公正社会而努力工作。我们从东到西看到的诚实守信,一个“信”字是最普遍的。
讲到这里,我稍微补充一点。基督教的诚信,跟我们一般所讲的不太一样。每个人都应该对上帝诚信,因为只要每个人对上帝是诚信的,人与人之间一定是诚信的,人与人之间的诚信是通过上帝这个中介来保证的,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对每一个信教的人来说,这样的诚信要求更有力。对人诚信,我说谎了你可能识别不出来,可是上帝是无所不知的,你说任何谎言上帝都知道。所以,真正笃信基督教的人应该是诚实的。当然基督教也允许你撒谎,但撒谎应该是善意的,比如一个人得了癌症,你隐瞒他的病情,是为了让他能减少一些精神上的痛苦,这个时候你说谎是允许的。基督教的诚信,跟我们一般所
……(新文秘网http://www.wm114.cn省略1259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助相爱,诚实守信。而为了使得这些行为规范得到有效执行,不仅需要人们有善心,而且需要一个奖善惩恶机制。如果这个机制得到公正有效的执行,每个人认识到长远利益,人与人之间变成相亲不相害,人类就可以走出囚徒困境,享受和谐而幸福的生活。伟大的制度企业家想给我们设定一个规矩,每个人在这个规矩下更好地合作,追求自己的利益,但不伤害别人,还可以给别人带来好处。我现在认识到,经济学真正是研究理性人之间怎么合作。后面会对理性人做一下评价。
三、制度企业家的成功要经历艰难漫长的过程
  我再跟大家讲一下成功的归结。所有成功的制度企业家创造的社会规范,从提出到主导人类的行为方式、人类文化的形成,需要数百年的时间,而且这些行为规范在最初提出的时候,都被当作是反社会的力量。他们的创始人以及追随者经常受到社会和当权者的迫害。只有当追随人数达到一定的临界值之后,才被社会和当权者容忍,甚至摇身一变被统治者定为国教。
以基督教为例,从公元30年左右耶稣在十字架上钉死,到公元392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宣称基督教为罗马帝国国教,经历了360年。这个时间大致与孔子去世到汉武帝确立独尊儒家的时间差不多。在这个期间,基督教除了要面对其它宗教的竞争,还要与反基督教的势力做斗争。罗马帝国本身就是基督教的最大的反对势力,罗马帝国曾给基督教冠上一个名字叫“淫荡宗教”,认为基督教徒经常聚在一块是乱伦,认为基督教不利于政治稳定,于是采取了很多破坏措施。比如公元64年尼禄皇帝在罗马点燃一场具有毁灭性的大火,陷害说火基督教徒点的。耶稣的门徒皮特和保罗都被困在里面烧死了。公元250年,德西乌斯皇帝在整个罗马帝国发起了对基督徒第一次有组织的迫害。公元257年维勒里安皇帝再次迫害基督徒,并于公元258年处死了教皇西斯特二世。从公元303年到公元311年,戴里克皇帝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发起了对基督教时间最长的迫害,他发出很多的法令,剥夺了基督教徒所有的荣誉和社会地位,剥夺了他们的自由,并规定实行酷刑和残害,基督教徒不可以申辩,不允许他们采取正当防卫。这也是历史上的最后一次迫害。
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大帝颁布《米兰法令》,基督教获得了受尊重的地位,教会得到大量的财产,还可以免税。公元337年君士坦丁皇帝在病床上最后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又过了二十多年,到公元360年,尤里安皇帝又试图迫害基督徒但没有成功。最后到了公元392年,狄奥多西大帝宣布基督教为罗马的国教。
  佛教也有类似的经历。佛教在印度失败了,但制度企业家的失败不等于他的资产全没有了。类似说一个企业破产了,但是其中很多优质资产被人兼并、收购走了。佛教虽然在印度失败了,但佛教好多的思想精华被印度教拿走了。佛教传入中国大体在两汉之间,到了南北朝佛教大发展,公元400年的时候全国大概有一百万左右的佛教徒。北方最强的北魏政权专门建立了一个宗教局,由政府部门监管佛教徒,北魏世祖太武帝和北周武帝时都发生过禁佛和迫害佛教徒的事件。最严重的迫害是唐武宗时期,由于社会经济多种原因,佛教被认为是对政权的威胁,于是发生了大规模的禁佛事件。当时拆毁的寺院有4600余所,寺庙的资产被没收,260500人僧尼被强迫还俗,这是佛教受到的最严重的打击。一直到了宋代佛教在中国的地位才真正稳定下来。1949年之后我们又兴起一次新的迫害佛教运动,一直到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才结束。由此可见,任何一种伟大的思想,无论是宗教的还是世俗的,到最后真正的成功都是很艰难的过程。
  下面讲一下佛教徒在中国和基督教徒在罗马帝国的数量变化。从公元50年一直到公元350年左右,基督教徒在罗马帝国的年平均增长率大概是3.4%,意味着每20年翻一番。公元50年,全罗马境内基督徒有一千人左右,占总人口的比例是万分之零点一七,10万人里边才有17个人。到了公元200年,人数就达到了217万,占总人口的0.36%,一千人里边有36个。到了公元350年,基督教人数已经达到三千三百八十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56.5%。从公元100年到公元550年期间,中国的佛教徒人数的年平均增长率是2.3%,每30年翻一番。公元100年的时候,中国的佛教徒不过是1000人左右。尽管受到若干次的迫害,到公元400年达到了100万,公元500年超过1000万,公元550年超过了3000万(以上数据来自Morris 《Why West Rules for Now》一书)。我用这些历史数据是想告诉大家,我们要认识到的伟大的制度企业家,他们冒的风险有多大,他们的成功要经历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一个商界企业家活着时候还不成功那肯定就完蛋了,没有希望了。但是制度企业家活着的时候不成功,却很可能死了以后成功。制度企业家跟常人不一样,他们的追求,他们对人类的爱,他们的崇高理念不是我们一般人能想象的。
四、中国处在一个需要制度企业家的时代
最后我们就来到了今天的中国,中国今天是不是也可以叫“天下无道”?这是我们要反思的问题。简单谈几个原因。第一个是产权制度。产权是道德的基础,私有产权才使我们这个社会能走出囚徒困境。比如人民公社时期,每个人都身处囚徒困境。包产到户把把地分给农民,让每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后大家都吃得更好穿得更好。最重要的是产权对道德的影响。所谓公有制就是占别人便宜,怎样能把别人的东西无偿拿走。在传统中国,勤劳质朴本来是农民的美德,但实行合作化和人民公社之后,谁懒惰谁得的好处多,于是勤劳的人都不勤劳了,说真话的人也开始说假话了,这是我们根深蒂固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的政府不受法制和民主约束,也不受声誉机制的约束。政府不守规矩老,老百姓也不可能守规矩,当他的权利不断受到侵害的时候,你让老百姓守规矩怎么可能?过去皇帝还在一定程度上重视自己的声誉,因为他玩的是长期博弈,想着把江山传到千秋万代。现在政府声誉机制不起作用,因为它的权力更大了,缺少约束力,官员也没有积极性考虑长远,干什么事情都不害怕,他不求人,这是一个问题。
第三个原因是理念的倒退。今天中国人对于民主法治的认识、对于私有财产制度的理念还不如一百年前。我推荐大家看一下金观涛先生的《观念史研究》这本书,看看一百年前中国人有一些什么理念。
另一个就是变革期间的失范,从一个体制走向另一个体制的时候,旧的规则可能不再起作用,但新的规则还没有建起来,这个时候叫变革中的示范。大家可以好好思考,为什么现在天下无道?怎么才能变成天下有道?一百年前我们接受了西方启蒙思想家的智慧,后来我们又把这些智慧抛弃了,这是很大的遗憾。第一个轴心时代,东、西方同时创造了文明,但是第二个轴心时代我们没有参与新的思想创造。中国的“文艺复兴 ……(未完,全文共6715字,当前仅显示3537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干部学习课件:制度企业家与中国的未来(下)》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