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干部/组织讲话/党会报告/学习体会/学习材料/科学发展/社会实践/>>正文

干部学习讲稿: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创新社会治理

发表时间:2016-9-16 17:43:12
类似范文:干部学习讲稿:创新社会治理方式 健全公共安全体系(下)
干部学习讲稿:创新社会治理方式 健全公共安全体系(上)

……
一、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社会治理面临的挑战
所以我想第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目前的经济发展的新常态所面临的社会治理方面的挑战。我们2015年的中国的人均GDP达到了7800美元,这个按照世界银行的发布标准处在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行列中,也就意味着我们中国处在了从中等偏上社会向高收入社会的一个过渡期。在这个过渡期的同时,我们也面临着我们叫做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的这么一个深入推进,这是一个大背景,我们跟它同步了。因此在这个阶段上,我们更高的发展阶段,居民更高的收入水平,都和我们发展阶段的一个新变化,一些特殊的变化特征密切相关,因此也带来了社会治理领域的新挑战。
这种在更高阶段上产生的对创新社会治理提出的要求,特别直接地体现在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几个主要特征上,我们也知道,习近平总书记在很多论述新常态的讲话中,都讲到了三个主要的特征。第一,经济增长速度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其实我们经济学家最简单的说法减速,阶段性地减速。第二,经济结构不断地优化升级,产业结构调整会更加地快速,更加地剧烈。第三,经济增长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或者说传统的经济增长动力已经不可维系,我们必须探寻新的经济增长动能,特别是转到生产力提高这样一种创新驱动上。因此从这三个新常态特点按我们可以看到,新常态对创新社会治理提出了非常紧迫的任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就是说我们过去常用的一种说法,你看我们发展水平越来越高,居民收入水平提到得也很快,但是为什么好像感觉大家不太满意,满足感越来越差,人们说这是因为预期值提高了。预期值提高这件事可能存在,从心理学的角度可能应该是存在,但是它不完全是,也就是说预期值高了是一个方面,但是还有一些是问题的性质变了。具体的来说就新常态对社会政策和社会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因为是发展阶段性变化产生的,它不完全是主观方面判断的问题,因为我们把这个时期不可避免产生的一系列用一个不能说是理论框架,但是更容易表达的叫做成长中的烦恼。下面我不能全部论述,我想举一些例子,尝试解释一下这个成长中的烦恼。
(一)收入差距
第一个,我们讲就是收入差距。我们“十三五”规划提出了要明显缩小收入差距,改善收入分配,这是一个迫切的要求。现在对于收入差距这个方面,我们并不是说收入差距越来越大,但是它的挑战越来越大,甚至在收入差距已经开始缩小的时候,挑战反而更大了,我想可以概括成至少有三个方面,收入差距的三个方面也一些新特点,说明带来更大的挑战。
1、从做大蛋糕的时代转向蛋糕做大的速度不那么快的时代
第一,我们已经从一个做大蛋糕的时代,转向了一个蛋糕做大的速度不那么快的时代。因为做大蛋糕非常容易,我们高速增长,蛋糕就在做大,这个时候即使我们的收入分配不那么理想,差距在扩大,但是所有人都在改善,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应对社会矛盾是相对容易的,人们还可以有一个好的预期,就是说我的收入不管怎么说是在绝对改善的。但是经济增长减速,特别是目前我们预计一个我们从2012年以来,经济增长速度就是一直往下下行的。从理论上说,我们可以估算,由于我们各种生产要素的变化,生产力的变化,我们的潜在增长率就是实实在在地降下来了,我们的估算也是,从2010年之前大概10%的潜在增长率,到了“十二五”时期降到了7.6%,我们也知道“十二五”实际我们实现了7.8%的增长速度,到“十三五”时期,预计潜在增长能力降到6.2%,但是我们并不是说6.2%就可以了,我们还要推动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也就是说加上改革红利,我们要在“十三五”时期实现至少在6.5%的增长速度,这样才能够实现我们GDP翻一番和城乡居民收入的翻一番。但是不管怎么说,最近经济增长速度是降下来了,也就是说“十三五”即使是6.5%的速度的话,它比我们“十一五”11.3%也低了4.8的百分点,和“十二五”的7.8%相比是低了1.3个百分点,还是明显地减速了。虽然我们还叫中高速,的确和我们自己比不是高速了,和世界平均水平,和新型经济体比,我们也不是中速,因此我们是中高速,但是毕竟不是高速了,毕竟不是蛋糕不断做大、迅速做大的时代了。所以这个蛋糕做大的速度减慢了以后,人们的期望值即使不变,并不是说期望值在提高,即使不变,也应该是人民的一个正常的期待,所以这个时候更需要分好蛋糕。
我们很长时间大家都在讲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最典型的是拉美陷阱,拉美陷阱一个突出的特征就是收入分配状况不好。我们从拉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和过去十年,它们有一个比较快的经济增长,这些经验看就是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经济增长速度很低的甚至停滞的时候能够实现收入分配的改善,就是说一个不变的蛋糕,它能够分得更好,其实我看不到这个经验,理论上我不知道经济学家模型可不可以做出来,但是现实中没有这样的经验,因此我们必须保持适度地做大蛋糕的过程,同时应该比以往更加注重分好蛋糕。这是一个例子。
2、从初次分配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为主的时期转向更应该借助再分配的时期
第二,也是和收入分配有关的,就是我们已经从一个初次分配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为主的一个时期,转向了更应该借助再分配的时期。因为过去我们初次分配发挥了更大的作用,甚至市场配置资源降低收入差距也起到了应有的作用,正是由于我们劳动力出现了短缺,农民工进城务工的条件在不断地改善,因此低收入者,低收入家庭收入增长更快一些,因此在过去这几年我们也应该可以看到,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和全国总的基尼系数双双下降。比如说按照不变价计算,我们大家看到的数往往是变化的价格,所以你不好进行时间序列的比较。如果提出来价格因素,城乡居民收入差异,也就是城市居民收入与农村居民收入的比例,从2009年的最高值2.69下降到了去年的2.38,也就是说下降了大约11%,这个幅度还是很大的,因为在这之前一直上升的,连0%都没有下降。全国的基尼系数也从2008年的最高点0.491下降到了去年的0.462,也降低了大约6%,也是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下降过,首次下降,而且从那之后一直是延续多年是下降的趋势。这个其实主要还是由于中国迎来了一个特定的发展阶段,我们把它叫做“刘易斯转折点”,“刘易斯转折点”因为劳动力短缺,低收入者收入增长更快一些,因此按照逻辑,后面就会出现一个叫“库兹涅茨转折点”,就是收入差距达到了峰值,逐渐地向下行。更多的还是初次分配。在今后短短四年里头,我们就要实现2020年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突出这个全面,还要突出所有人群都要有获得感这么一个全面小康社会。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有足够大的力量改善收入分配,仅仅依靠初次分配就不够了,因此再分配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们在观察其他国家,特别是 ……(未完,全文共6808字,当前仅显示了2920字。本文剩余内容已隐去,新文秘网www.wm114.cn正式会员可下载全文。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干部学习讲稿: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创新社会治理》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