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干部/组织讲话/党会报告/学习体会/学习材料/经验交流/>>正文

干部学习课件: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经验及对中国的针对性(上)

发表时间:2013-10-27 11:19:09

干部学习课件: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经验及对中国的针对性(上)
蔡昉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人力资源研究中心主任
一、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依据
前不久白老师承办的,就在你们学校开了一个世界经济学协会的一个大会。在这个大会上要卸任的会长青木昌彦做了一个演讲。这个演讲,他结合东亚的经验把经济发展划分成五个阶段。我觉得,在前面的基础上就更细化了,我前面都讲得太抽象了,现在就和我们现实逐渐接近一些了。第一个阶段,马尔萨斯式的贫困陷阱阶段,这是一样的,它总是我们的起点,当年我们大家都穷过,美国人穷过,英国人有穷过。第二个阶段,它开始打破了低水平均衡,这时候政府有强烈的发展经济的愿望。比如说二战以后的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新独立的这些国家。这时候它定义为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之后,完全靠政府也不可能长期的,因此有一点的市场规划发挥作用,因此是靠结构变革。比如说从农业逐渐转向第二产业,以后再发展第三产业的这样一个产业结构变革来推动经济增长。因为是库兹涅兹,概念化了从一产到二产到三产的这样一个变化规律,因此会长说第三个阶段应该叫K阶段,库兹涅兹通过结构变迁实现了发展阶段。当然,他也会赞同我,他也说库兹涅兹阶段也可以叫刘易斯阶段。再以后,他说中国接近完整的库兹涅兹发展K阶段,等同是赞同我们说刘易斯转折点已经到来了。因此,下一步中国要走向S阶段,要通过人力资本的积累,推动经济的持续发展。他说韩国现在在这个阶段上走得不错,中国正在向这个阶段迈进。这个阶段完了以后,比如说日本就进入到了PD阶段。phase Demographic transition,叫后人口转变阶段,比如说我们2015年以后我们就没有人口红利可以收获,我们也慢慢地接入到那个阶段。日本,很显然是老龄化程度最高的一个国家。他已经进入到了后人口转变阶段,会长就讲了M阶段、G阶段、K阶段、H阶段、PD阶段,这是五个。在这里头我们也可以想象到经过刘易斯转折点之后可能是中等收入向上迈进的一个时期。即使在H阶段也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一个挑战。
聚集到为什么中等收入的国家会容易陷入到陷阱里边呢?也有相关的文献。其中一个是他们在总结职业变化的时候,就是不同国家的不同职业的调整。他们发现,在整个
……(新文秘网http://www.wm114.cn省略1480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相对来说是一种稳态,从宏观数据的角度看,很长历史的阶段来看,它是比较稳的。
还有最近有一些经济学家提出了高速经济增长的国家终究是要减速的,不可能没有一个国家是永远有最快的速度增长。他们就会研究说在什么时候减速,统计的规律,这是王庆投资经济学家和同行经济学家他们做的一个结果是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话大概在人均GDP7000美元的时候会出现减速。他们会用恩格斯麦迪森的数据,他们发现带过去的100年里边有40个经济体达到了期间人均GDP购买力平价7000美元,其中有31个经过这个拐点就减速,平均减速是2.8个百分点。过去10的增长率现在已经有7.2的增长率了。这是一个结论。大家记住是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
另一组经济学家Eichengreen,假如说我们现在计算的人均4000多美元的GDP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至少应该乘以个2,也就是说我们差不多在8000多美元的水平上,因此我们正好在减速区间里边,这是一个简单的现象,这些研究都没有提供很多理论依据,但是他们讲到了中国可能减速的一些因素,大家这些因素都是我们知道的,我们天天都在说中国有什么样的问题,温家宝总理也讲了不协调、不平衡,不可持续,这是最概括的说法。
那么,也有经济学家,比如说UBS经济学家Jonathan Anderson,他写过一个NOTE,他用了10个最大的中等收入经济体,10个最大的低收入经济体,他在过去几十年间他们的经济增长有什么不同。按他的意思是如果低收入增长很快,中等收入国家增长慢,那么就可能支持中等收入陷阱的假说。如果他们像这个图画出来,他们的增长完全一样的话那就不能够证明这一点。但是,事实上,我想他的这个比较并不太精确,因为我发现了他选择的10个中等收入国家和10个低收入国家,我发现其实是20个国家都是中等收入国家。尤其是他选的那些所谓的10个低收入国家,恰恰都是我们现在所列举的中等收入陷阱国家。归根到底,这样的证据现在还不足以让我们否定这个概念。
前面讲了很多人均GDP到了多少以后,他会有可能减速,我想加一个人口发展到什么样的阶段也有可能减速,日本的经验,不说日本的老龄化的多少,也不说日本的人口增长到多少,我们看人口抚养比,这个曲线是人口抚养比,当你有人口红利可以收获的时期就意味着人口抚养比是在下降的。你的负担很轻,劳动力供给充足,储蓄率可以比较高,但是你降到了最低点以后红利就逐渐消失了,当人口抚养比上升的时候,人口红利就消失了,甚至可以是人口负债,因此这个时候从收获人口红利的增速经济增长就有可能转为人口负债情况下的低增长,日本正好是这样。大家看日本从人口抚养比下降到停滞到最低点,然后再迅速上升,整个过程中日本经历了1955年到1975年的人均GDP9.2%的增长速度,到减速,减速是1975年到1990年,人均GDP每年增长3.8%到停滞,这个是减速中的一个比较经典的案例,接着日本就减下去了,到停滞,1990年到去年,日本的年均GDP增长率是0.85%,不到一个百分点,甚至有人认为日本每年不到1%的增长速度还有可能是虚的,也有人认为它不是负增长就已经很好了。很多不同的测算,甚至有人估算出说中国台湾的人居GDP也已经超过了日本,不管怎么说,日本是非常经典的,它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其中一个原因是和人口红利相关的。
三、中等收入陷阱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这样,我们今天就在谈中国到了的刘易斯转折点,中国正要消失的人口红利,因此中等收入陷阱可能对中国是有含义的,是有针对性的。我们来看一看它对于我们有什么样的针对性。第一,按照王庆,人均GDP7000美元开始减速和Eichengreen人均GDP1万7千美元开始减速,这两个我们把它做两端,不管怎么说减速在这个区间。中国,按照它们同样的口径大概是9000美元,正好超过了王庆的转折点,尚未到达1万7千美元的转折点,反正我们也要减速了。因此,中国经济的减速,就像有的文章说的,不是减不减,而是如何减,什么时候减的问题。在其中我们先看为什么中国经济可能减速。
(一)中国人口变化趋势
我们看中国人口变化趋势和日本有没有什么相像之处。第一个我讲了很多这样的故事,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或者不愿意承认中国是一个低生育率的国家,而且是世界上最低生育率的国家。我们用总和生育率,一个妇女终身生育的孩子数量。通常说一个妇女终身生育的孩子数量,中国人是一夫一妻制,就意味着一对夫妻终身生育的孩子数量。大家想一想,要让人口平衡增长,我生育后代能够把我替代,人口总是不变的话就应该生两个孩子,因为孩子是有一点磨损的,所以通常人们把2.1这个总和生育率叫做更替水平,替代水平,因此定义一个国家是高生育率还是低生育率,就用2.1,高于这个就叫高生育率国家,低于这个它已经处在低生育率的发展阶段上,大家看,我们在90年代,我们就看中间这个蓝色的,其他的是分城乡的,大概从90年代一开始,我们已经降到了2.1的更替水平以下,有一个突然降下来,我没法处理,因为按照官方提供的数据,从那以后就永远是1.8了,谁也不信,官方说我们总和生育率是1.8,说了20年,哪有这么稳定的生育率,但是我们又开始承认说,我们的生育率实际上比1.8还是要低的,因此我们综合不同的研究结果,也结合联合国的预测结果,我发现从已经过去的很多年我们的总和生育率是1.4、1.5。
那么1.4和1.5是什么水平呢?世界平均水平是2.6,我们比它低很多,发展中国家撇出那些最不发达国家之后是2.5,我们比它低很多,发达国家是1.6,我们也比它低。去年我们都说日本人是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去年的日本的总和生育率是1.39,四舍五入以后也是1.4,我们跟日本的生育率水平是一样的,而且不是去年才达到的,我们从2006年就已经是1.4的总和生育率,因此我们的生育率已经非常低了,已经低了很多年了,这种低的结果会发生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
年龄结构当我们把劳动年龄人口做分母,把依赖型人口就是15岁以前,65岁以后的加起来做分子的话,那么我们的抚养比就发生这样的变化,过去是一直在下降的,大家看不同的三种预测,有学者的预测,有政府部门的预测,也有联合国的预测,大概从去年开始到2013年之间它就建立了。在那之后不像日本停留了20年都有,停在低水平上,而是我们会迅速地上升,因此我们的人口红利就迅速地消失了。我们今天可能还有,明天可能还有,后天可能就没有了,这是中国的特色的人口红利消失的路径图。
再一个结构,我们预测中国的总人口,我们还是用一个保守的预测,但是也更官方一些,是联合国公布的。大概在2030年到2035年之间,具体我就不知道是哪年,因为联合国5年才一个数,我们就说2035年中国人口达到了14.37亿的时候就达到了它的顶峰口,我们见不到中国有15亿人口了,从那以后,大家看,非常地缓慢,但是我们的总人口就会下降,所以很自然地,大家想前几天我们迎来了世界70亿人口的一个日子,10月31号,不管哪个国家生了第70亿个小孩,人们都开始议论人口,人们按照这个预测,说过去人口翻倍很快,按照这个预测人们就想到将来人类会不会超过100亿、200亿,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以中国为例,我们在不久的将来人口就会负增长,因此世界人口不是永远地涨下去的。
因此在这个预测期间,在2002年到2022年这一段,我们画出了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量,大家看在这期间也就是说不久之后,大概1、2年之后,我们的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量就会达到零,接下来就变成负数,也就是说,可供作为劳动力的人口在2013年或者2015年之后就要负增长了,而且这个范围很大,是15岁到64岁期间的人就是负增长了。具体到真正能干活的那边的人可能还会少一波,可能20岁到60岁之间。
这就是我们人口转变的一个结果,像日本一样,现在我们的劳动力供给是靠农村的劳动力转移出去 ……(未完,全文共7889字,当前仅显示4155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干部学习课件: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经验及对中国的针对性(上)》
文章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