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文秘网>>毕业论文/文教论文/纪委/政治/政治法律/>>正文

论文:严守纪律讲政治

发表时间:2020/4/15 8:22:38

论文:严守纪律讲政治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指出:“党规党纪严于国家法律,党的各级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不仅要模范遵守国家法律,而且要按照党规党纪以更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此,“党规严于国法”成为党规国法关系的重要论断。但党规党纪是否越严格越好?如果不是,其可以或应当严格到何种程度,方能既体现其独特价值,又保证其正当性与合理性。这便是党规党纪严于国法的基础与边界问题。
一、“党规党纪严于国法”的命题解析
“党规党纪严于国法”的命题,无论是在学界还是实务界都存在一种“话语差别”:在党的文件中,严于国法的是“党规党纪”;在党的领导人讲话及主流媒体报道中,习‘表述多是“纪严于法”。学界则对“党规严于国法”和“党纪严于国法”不精细区分。究竟是“规”严于法,还是“纪”严于法?“党规党纪严于国家法律”的命题中,“党规党纪”并用应如何理解?这是研究这一命题的前提性、基础性问题。 “党规”一词使用情况复杂,可粗略分为三种用法。其一是在修辞意义上作为“党内法规”的简化表述;其二是指代《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中规定的狭义“党内法规”及其规范文本;其三是指代广义的“党内规范”,即各类党内规则的总和。从《决定》的前后表述看,既然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都要按照“党规党纪”要求自己,这里的“党规”显然偏重于第三种用法,此时“党规”包含了“党纪”。王伟国研究员也认为:“在党规党纪的组合中,党纪是最具有规范性和约束力的党规,是党规制度体系的关键部分。”,〕但从“党规党纪严于国家法律”的整体表述讲,此处的“
……(新文秘网http://www.wm114.cn省略1085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条例》是目前为止最具体、最完整的党纪文本,以《条例》为规范分析样本,可观察“纪严于法”的现实表现。
(一)党纪对党员部分基本权利有限制
党纪中存在部分限制党员基本权利的条款,体现出其严格之处。例如,《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且有实际言论、行为或者造成不良后果的,给予……处分。”此处对党员的“言论自由”作出了一定限制。更加明显的是《条例》第六十二条,该条规定:“对信仰宗教的党员,应当加强思想教育,经党组织帮助教育仍没有转变的,应当劝其退党;劝而不退的,予以除名。”本条对共产党员的宗教信仰自由进行了严格限制,即共产党员应信仰马克思主义,不允许有宗教信仰。显然,这与《宪法》规定的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及其经典表述“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并不一致。
基本权利虽然是公民最重要、最基础的权利,但不意味着不能进行限制。在许多时候,对基本权利的限制不仅是合法的,也是必要的,对共产党员来说尤其如此,而这种限制的范围、程度如何,则涉及到“纪严于法”的边界问题。
(二)党纪涉及传统意义上的个人自由
康德指出:“法律就是那些使任何人的有意识的行为相协调的全部条件的综合。399某一事项入法,总因为该事项对他人的利益产生影响,因而与某种公共价值观念吻合或违背,即其并非纯粹的个人事务。虽然人的社会属性使人很难做出“纯个人”行为,但法律的存在正是为了将个人从丛林空间中解脱出来,确立公民的私人空间和自由,并确定其他人对其自由的容忍限度。
党纪的部分规定超过一般社会观念,进入到党员的某些“自由空间”。例如,《条例》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生活奢靡、贪图享乐……的,给予……处分。”本条归根结底规定的是党员如何“花钱”的问题,在钱的来源合法的前提下,“如何花钱”一般被认为属于不会影响他人的个人事务,属个人自由。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社会对“奢靡”“享乐”的宽容度大大提升,相应自由空间越来越大,党纪对此仍常抓不懈,可见其严格性。但应承认,上述规定的初衷在于抓小抓早,防止党员干部党性丧失、甘被“围猎”而走向违法违纪,具备内在合理性,只是在程度上应精准把控。
(三)党纪有规范党员内心与思想的表述
一般而言,法只约束人的外在行为而不牵涉人的内心世界。即使对人的心理状态(如故意、过失、以占有为目的等)有所规定,也须与外在行为相结合进行判断。“它是调整人与人之间的行为规范,不是规定人们的思想准则、真理标准、美学规则、道德品质的规范。法不应追究人的思想,只规范涉及他人的行为。
党纪中则有直接指向个人内心与思想的表述。例如,《条例》第五十一条规定:“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给予……处分。”本条中,“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还可与某些客观行为相联系,“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则有较强烈的指向党员内心的意味。从本条的整体表述来看,此处的“不忠诚、不老实”是对后续一系列行为的总括,其指向限于“两面人”群体及相应行为。但与国法比较,其表述中涵盖的内心因素显然更多,这彰显了党纪的严格性。
(四)党纪强调党员个人意志的服从
权利是法的核心范畴,是现代法治观念的起点。以法律有明确规定的事项为限,个人在自己的“权利”范围内可自主决定自己的行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当我们说某人有权利做某件事的时候,我们的含义是,如果别人干预他做这件事,那么这种干预是错误的,或者至少表明,如果为了证明干涉的合理性,你必须提出一些特别的理由。79
党纪的义务属性更强,更强调党员的服从,这使党员的权利往往不能任由党员依照个人意志转化为完全的行动自由。例如,《党章》规定党员享有表决权、选举权,被选举权,但《党章》同时规定,党内实行民主集中制,“党员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作为党的核心组织原则,遵守民主集中制涉及党的组织纪律,更涉及党的政治纪律,《条例》第四十四条、第七十条以两大纪律首条的位置,对党员遵从民主集中制的义务进行了严格规定。实践中,各级党组织重要职位人选、重大方针政策的确定、执行等,都高度强调党员的服从和全党上下的一致性。此时党员个人意志须服从大局,党员权利的行使方式受到一定限制,行使结果也要在个人意愿和组织的团结统一间进行平衡。
(五)党纪的行为模式更加笼统
现代形式法治观认为,良法除内容的正义性外,其本身的明确性、可预期性等都是极为重要的品质,对以追求逻辑自洽、条文严密、概念精准的大陆法系尤其如此。法律在实施过程中虽不可避免地要被解释,但立法者仍孜孜不倦地追求规范含义的相对明确。党纪沿袭了经典的“行为模式+法律后果”的条文结构,但其行为模式较国法抽象很多。以《条例》为例,其中存在大量政治性、描绘性表述,运用比喻手法,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例如,认为党员“搞山头主义”“背着党搞另一套”“搞无原则的一团和气”“欺上瞒下”等等。最为典型的是《条例》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不力的……从重处分。”本款适用情形尤其宽泛。党纪的条文表述虽然建立在党纪特殊的适用对象、特别的思想建党功能和特色的话语形成历史基础上,但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拓宽了党纪的适用范围,降低了党纪的适用条件,使党员的各种不当行为都可囊括其中,这是党纪严于国法的一个明显表现
三、“纪严于法”的理论基础
党纪的严格是“实然”的,其是否应当严格,又应严格到何种程度则是一个“应然”问题。关于“纪严 ……(未完,全文共12815字,当前仅显示3049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论文:严守纪律讲政治》